核心提示:6月29日凤凰卫视《问答神州》节目播出对科技部部长万钢的专访。以下为文字实录(节选):


 

随着3D打印技术的进步。许多人对于这个技术是否能为人们打印出各种所需的东西,产生了更多的狂想。而事实上。在国外,已经有科学家打印出一台汽车,还有人设计制作了一台超大的3D打印机,计划打印出一栋货真价实的房子,在上海,交通大学王成焘教授的团队已经将3D打印技术带入了医院,直接介入高尖端的手术治疗。
 

3D打印,这项被英国《经济学人》认为是“将推动实现第三次工业革命”的技术,早已引发了美国、欧洲诸国的激烈鏖战,“战火”从太空一直蔓延到器官移植,从建筑“烧”到了每个人的日常用品,而中国的3D打印技术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。


万钢:我最起先接触到的3D打印,是在1993年,1994年的时候,当时就是说,汽车在做设计的时候,需要一些模型,这些你设计的模型要体现出来的,那么当时最早的3D打印办法是一缸子树脂,然后它用激光给你扫,一边扫一边印画,最后这个模型做出来了,由缸里一拿,它就做出来了。实际上这是最初的3D打印。后来开始就堆砌,它就说拿塑料融化,来堆砌。


而我们今天要讲的3D打印,它并不是指这些东西,这些东西当然很有市场,也会大量的用。但是我们现在要攻关,要克服的是什么问题呢?克服的就是高合金,高强度的合金,比如说我说的高合金就是钛合金比如说,做飞机的,框,窗,能不能把它打印出来。


北航的一位教授带着他的团队,十年当中努力的去解决,任何一个哪怕是细微的,极小的问题,最后做到了这样,他们最大的加工的部件5平方米。


万钢所提到的这位教授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王华明教授,他和团队成员一起,研制出了飞机钛合金大型整体关键构件激光成形技术,一个5平方米的钛合金加强框,通过3D打印技术成功制造。而王华明他们的“变形金刚术”制作的零件已经成功的应用于C919等大型的客机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唯一掌握此技术、并能在飞机上装机应用的国家。


万钢:那么传统制造办法怎么办呢?就做一块大的部件(毛坯),然后我用锻造,然后锻造完了以后,我用数控机床把它抠出来,用堆砌法制造,一个部件,这样一个部件,我们有一个部件是C919的窗门窗户。那个部件,如果用堆砌法制造,我们叫增材法制造,激光3D打印的话,它这个部件做出来是130公斤,如果我们要用模子把它抠出来的话,这块部件是要用1390公斤,用了10倍于成型后来的量,再加上切削,你说我要节省多少材料,节省多少能源。

所以从这个角度上,我们又在做一件别人没做的事儿,真正的使3D打印用到它最关键的地方。这样的话,它就真正的提高了我们制造业的实力,我这不是说要压过一个螺丝啊或者什么东西,这个传统工业还会有。但是这样的制造业它将代表着未来,它是节能减材,就是既节约资源,又节约能源,又能够避免排放。这样的技术我们在十年前就应该能够判断,也就是我今天,可能要判断十年以后的东西,大概是什么东西。我们要去做,要去探索。

如今,欧美等世界发达国家都在加大对于3D打印技术的研发及应用。2013年2月,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,多次强调3D打印技术的重要性,称其将加速美国经济的增长,并且公布了多项支持3D打印技术发展的措施。


吴小莉:奥巴马也曾经提到,他要花大笔的资金去支持3D打印机的制造业的技术的革新。我看了一篇报道,外国的一个专家就提到说,制造业的未来在美国,不在中国,因为中国对于新技术的重视没有像美国这么强烈,所以有很多的制造业的在地化的回流,会回到美国去,您怎么看这样的说法?


万钢:我并不反对美国仍然作为今后的制造业强国,我也是希望我们能够在一个平等的基础上,大家来竞争,美国毕竟实力厚,它的基础研究很深。但是我也觉得,它不一定就完全到美国去,这就看你怎么样来做这件事儿,我想跟你说一个数字,就是说我们国家,去年全社会研发支出超过了一万亿,是一万零两百四十亿,占GDP的1.97%,原来我们算差不多到2了,结果GDP又长了一块。1.97%。74%来自于企业的投入,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关键的数字。 我们的很多骨干企业,已经开始在注重研发和创新的投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