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YZprinting三纬国际是3D打印行业不折不扣的后起之秀。这家创办于2013年的企业,用一年多的时间,推出多款超高性价比的3D打印机,覆盖FDM、SLA、食品3D打印等多个领域,在欧美、中国内地、台湾本土、日本和东南亚等多个市场攻城掠地,大有不将3D打印机普及到家家户户誓不休的气势。微小网从2014年起有机会与三纬国际合作,并成功推出多次3D打印活动,包括中国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3D打印机免费试用活动,以及首届XYZprinting全球创意设计大赛,对三纬国际及其产品的认识不断加深。


右:新金宝集团执行长兼三纬国际董事长沈轼荣先生   左:微小网联合创始人Adam

在2014年11月,三纬国际在上海发布全球首款3D打印扫描一体机,微小网联合创始人Adam作为受邀媒体人出席,并与三纬国际董事长沈轼荣先生畅谈其公司的产品策略和布局。近日,在三纬国际携多款重磅新品登陆CES2015(美国消费者电子展)前夕,沈董再次向我们畅谈他对3D打印未来的看法。

以下为口述原文,微小网未作任何删改。
 

口述3D打印的未来 ——  沈轼荣 新金宝集团总经理兼三纬国际董事长

 
三纬国际的母公司台湾金仁宝集团是全球前三大电子代工企业,2013年整体营业额高达三百亿美元。这艘航空母舰在平稳前行的同时,作为创办人许胜雄的女婿,沈轼荣则开始悄然投资未来。目睹了诺基亚、摩托罗拉等科技巨头风云转逝,沈轼荣认为必须时刻准备“迎面而来”的颠覆性变革。他选择自行研发、自创品牌进入3D打印机市场。2013年底推出的首款产品da Vinci 1.0只用了8个月研发时间,且以499美金、低于市售价6成的破坏性超低价震荡了整个行业,以最佳性价比荣获2014北美消费电子展(CES)编辑首选大奖。而2014年11月,新产品da Vinci 1.0 AiO作为全球首款扫描打印一体机再次重新定义行业标准。

5年前我问,惠普可能倒下吗?回复一定是:大公司,不会。现在再提这个问题,大多数人会说:可能啊,因为诺基亚、摩托罗拉都不见了。我问13岁的儿子,你有没有听过“摩-托-罗-拉”?他摇头。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,摩托罗拉是用来膜拜的,因为它发明了手机。但发明了手机又如何?只要一代人就成为过去了。如今重要的是10年后人类消费模式是什么。

我们的母公司金仁宝集团创立于1973年,那个年代台湾资源匮乏,我们依靠为品牌商做设计、制造起家。虽然至今为低毛利挣扎,但低风险让金仁宝已走过四十载。每个企业都希望永续经营,但40年前甚至10年前的思维不可能来做未来二三十年的事情,企业的永续一定是存在于不同的形式中。如何帮助企业转变?我认为,一是要看到大的转折,二是看到自己的机会,然后领导自己的团队来适应变化。

我认定一个大方向,即相信未来几年是人类生活大转折的开始。笔记本电脑、打印机是我们现今最为重要的业务,但如果我们今天聊的是手机业务,我的答案就只有今年销量多少、明年销量多少、毛利多少。10年之后的手机就是夕阳产业,某个新阶段一定为革命的新科技所取代,这一预见毫无争议。手机不是没办法创新,是不可能有颠覆式创新。谷歌眼镜是一种颠覆,电动车、无人驾驶汽车、3D打印机、太空旅行等科技都已出现并开始影响人类生活。它们尚不成熟,但问题正意味着机遇。身处在高科技行业,巨人倒下、危机四伏。但我睡觉时都会兴奋,因为这样才有机遇。你难道不希望世界能够不断颠覆吗?世界越乱、机会越好。

对我们企业来说,一方面继续做好既有ODM(贴牌制造)业务,一方面要投资未来、全情投入孕育新科技。我们开展内部创业,包括机器人、智慧衣服等代表未来的科技都会尝试,一些产品明年就会陆陆续续推出。

而我们最大的机会所在是3D打印机。2013年,我们成立了三纬国际(XYZ printing),专注于研发制造3D打印机。当初决定创建完全自主品牌实属逼不得已。二三年前我找到之前的客户询问合作意向。所有人都以量少、市场小为理由拒绝了。我因此幸运地获得机会自己来做。

试想今年圣诞节为10岁孩子挑礼物,你想买个X-box还是买个3D打印机?我觉得很多人想一下,会选择后者。大家都感觉这是未来,虽然如今它还只能作为玩具。很多人还在讨论3D打印时代会不会来,其中不乏唱衰者。的确,存在各种可能性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。我觉得无论如何自己要清楚在做什么。别人给你一片掌声,说:好,赶快去做!那也不见得一定要去做,不是吗?时机很重要。如果我刚好不是CEO或者今天已经60岁了,那即使看到机会也成不了。刚好我们的团队成熟到可以执行,也刚好市场到了成熟时机,依照我们公司的业务背景,如果我不尝试一把3D打印,30年后我死之前都会因后悔而自杀的。

我负责的新金宝集团自2006年起整合了金宝电子ODM的研发能力、泰金宝世界级的EMS制造能力与康舒科技在电源供应器的前导优势,全球拥有25个制造据点,在打印机领域已有15年制造经验。打印机需要电子、机械、软件、材料多种领域的整合,进入门槛高。而我们抽调了集团现有的百余名研发人员,仅用八个月时间就正式发布了第一款自行研发的3D打印机。依托一家庞大制造公司的架构也使三纬国际的设计、材料具有先天的成本优势,低价方面全球几乎无人能及。

我认为每个人、每个公司都要去思考,面对新科技该如何用尽自己的背景积累让时代的重大转折更快到来,寻找各自的最佳切入点为这一进程作贡献。这不是一家公司成与败的事,是全人类的事。

影响3D打印大规模爆发的障碍正被投入的各方一一解决。比如制图,我们现在用扫描打印一体机来解决,把一个杯子放进去扫描,就诞生了一个新杯子,我83岁的妈妈都会用。材料是另一重挑战,是否能打印多色彩的、是否能多种材质复合在一起?不久前,我对巴西工业部长说:你看我们采用了弹性材料,打印出来的拖鞋直接可以穿。未来是否就威胁到巴西最出名的Havaianas拖鞋产业呢?

老一辈刚看到手机时问:我为什么需要。不论你需不需要,新科技就是这样迎面而来。当障碍被一一清除,应用越来越深入,3D打印就可能引爆第三次工业革命,打破现有大规模生产的社会架构。面对即将发生的惊天动地变化,你准备好了吗?

推荐阅读:专访台湾三纬国际高层:快速布局3D打印机